不可思议

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鸡一声天下白。
随缘更新
纯意识流写手
作曲绘画与VC调教摸索中
努力成为一个什么都会的人
头像by@zeenchin

#一个杂谈,忽然想到就写了。

        很多中国人看来姓名和生辰八字一样,都是决定人生命轨迹的要素。即使这种看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淡化,但一个姓名所能表现的仍比我们想象得多。名字是一个人一生中听得最多的一个词汇,又能使人联想很多。今天忽地想起来了,所以浅谈一下几个我最喜欢的姓氏。
        陆姓,就有一种坦荡狂妄的感觉。所以有好一阵我的笔名都以陆为姓。
        一个在圈名和笔名中都很常见的姓,沈姓,就有一种眉目似剑的感觉。好比“横眉冷对千夫指”的气概。
       但我最喜欢的姓还是唐姓,Tang Dynasty的唐。每次听见这个姓氏,脑海中都会浮现一幅懒起对镜画蛾眉的模样,抑或是一幅流光溢彩的画面——最初脑中浮现这个画面是好多年前读完余秋雨先生的文化苦旅中某一章节,(遗憾的是一直没有重读一次,否则也不至于说不详细了)——飞转的纯白瓷器,细头的软毛笔只消一点,就是红色的一圈瓶身,再用黄、绿诸诸的颜色间杂点缀勾描。最后上一层釉,在宫殿正中,或是某个闹市街口一摆,顿时众人被这惊艳恫得鸦雀无声。
        一个名,不单单在于姓氏之后,更在于姓与名间的配合,交相辉映。有的名豪慨,但不适合姓氏,还非要如此强塞,好比“吴用”“范统”,用和统在我看来可都算是恣睢的名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