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

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鸡一声天下白。
随缘更新
纯意识流写手
作曲绘画与VC调教摸索中
努力成为一个什么都会的人
头像by@zeenchin

        且看这妖猴长发披散,身后纵是滔天浪也不肯回头。水雾弥漫至她周遭八方,濡得她眼睫沉重也不肯用眼皮覆了这燃着的火。金箍铮铮地嗡鸣,竟能在巨浪拍岩声中被分辨。
        既然人生只此一回,倒置本末又如何?放荡不羁又如何?生死过后一概不知,何不痛快一遭?
        众人诟我又如何?我只道一概江湖草野蓬蒿人,又只要对得起世人,对得起天地孕我一道。
        倘若非说她幽寡一面,只消问她此生之憾,她必答,
        “病不能吻己眸也。”